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8年12月20日 星期 > 8版-楚天汉水 > 正文
 [字号   ]   
东沟的峥嵘岁月

  ■卜昌学

    “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这是国画大师黄永玉在著名文学家沈从文墓碑上刻下的一句话。

  无论是像沈先生这样的名人,还是普通百姓,一个人一生最终的结局,无外乎是或客死异乡,或回归故乡。但作为一个战士,这世上有很多人最终没有回到生养他的故乡,而是慷慨悲歌,战死沙场。在茅箭区茅塔乡东沟村那片郁郁葱葱的林海中,就安息着一群年轻的英灵。他们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在东沟这块红色革命根据地上浴血奋战,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从东风公司50厂附近侧进茅塔河公路逆流而上,宽阔的河道流水潺潺,宁静而缓慢,走不远处便形成一道开阔的湖面。触目所及,移步换景,山水泼墨,风景如画,美不胜收。沿盘山公路大约行进距离十堰城区25公里,东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就掩映在这层峦叠嶂的群山里。

  从东沟停车场下车步行,穿过一段樱桃花园,沿青石台阶拾级而上,在平台的最高处,是一座保存完好的清朝古建筑四合院。据东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讲解员介绍,该旧址原为民国时期的大地主、开明绅士周宗裔的祖宅,建于清朝嘉庆十九年 (1814),共有房屋60余间,占地面积400平方米。

  尽管这座旧宅已经过百余年岁月的风霜磨砺,透过那斑驳的历史印记,我们仍能感觉到那昔日的辉煌和荣光。在苍翠的山岩脚下,一座重叠连套的四合院,灰瓦白墙,雕梁画栋,井然有序。即便是用现代的审美眼光来看,依然能够感觉到此古宅的气势。

  随着讲解员的引导,我们穿过一个门楼进入古宅的第一个四合院,然后又进入第二个四合院。现在这里已被确定为湖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省 “廉政教育基地”、省“国防教育基地”、省“文物保护单位”,一幅幅图片展览和文字介绍,以及室内陈设的当年军队使用的武器(大刀、长矛、枪支等),已成为十分珍贵的革命历史文物。怀想当年革命者烽火连天的峥嵘岁月,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

  1931年,我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贺龙为发展壮大革命力量,创建武当山革命根据地后,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转战房县开辟根据地途中,在茅塔河东沟一带打土豪、分田地,数名红军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1946年6月,为粉碎蒋介石围剿中原地区新四军、挑起全国内战的反革命阴谋,根据中原军区司令员李先念,政委郑位三,副司令员王树声、任质斌,参谋长王震的统一部署,中原军区副司令员王树声(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副部长)率中原军区南路突围部队从孝感宣化店出发,一路血战杀出重围,在鄂西北创建革命根据地,作战指挥部就设在东沟。在这里,曾先后设立了鄂西北第三军分区、均郧房县委县政府、县总队。

  1946年10月,王树声率部及均郧房总队在坪子、岩屋一带与国民党地方团张连山部进行激战,为掩护部队转移,均郧房县委书记朱正传及38名战士牺牲于此。他们中最大的31岁,最小的只有18岁,还有很多人连名字都没来得及留下。在国难当头、山河破碎、风云变幻的历史背景下,东沟的父老乡亲能够与红军一道浴血奋战,开明绅士朱宗裔能够把自家的祖宅让出来作为红军的指挥部,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和这份博大的胸襟、无畏的胆识实在让人感佩不已。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这是清代诗人龚自珍 《已亥杂诗之一》的一句诗。在东沟革命烈士陵园里,这些经历过血与火的战争洗礼、为国捐躯的英雄们长眠在此。为了国家的富强,为了民族的解放,为了人民的幸福,他们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今天的东沟,茂林修竹,苍翠欲滴,古木参天,四季花开,俨然成为一处旅游度假的休闲胜地。因此,我不止一次到过东沟,也不厌其烦地常到东沟,我觉得东沟并不能算是一个战场,对于那些捐躯的英雄们来说,这里似乎更像是他们的一个故乡,它是那样温暖、亲切、令人沉醉,能使躁动的灵魂安静下来。

  而今,东沟作为一个真实的战场,岁月早已湮没了它曾经遭受的千疮百孔,记忆早已荒芜了它曾经的热血苦泪。但是,正是因为革命先烈们的斗争和牺牲而成就了东沟的声名,同时,也因为东沟的美丽和厚重它成为了革命烈士的故乡。在满山的红杜鹃里,革命先烈们的热血和激情已经深深融入到东沟的每一寸土地,他们的风采和故事已经深深融入每一个父老乡亲的心中,他们的精神必将被一代代继承下去,他们的故事也必将被长久地传颂下去……

上一版  下一版 【打印】【关闭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