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7年08月23日 星期 > 5版-楚天汉水 > 正文
 [字号   ]   
我的问道之旅

  ■沈治鹏

    三十多年前看电视连续剧 《霍元甲》时,看到一位日本武士摆起擂台,台柱上贴一副对联。左联:拳打少林,右联:脚踢武当。日本武士如此狂妄自大,结果自然是自取其辱。从那时起,我才知道武当功夫与少林拳齐名。

  三十多年来,有关少林功夫的影视作品和媒体宣传铺天盖地,几乎淹没了武当内家拳的踪影。但神秘的武当功夫以及想象中张三丰那仙风道骨、剑仙侠客的身影,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于是,一个梦想在心底萌生:此生一定要去拜谒心中的圣地——武当山。

  今夏,我踏上问道之旅。穿越神秘的神农架,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我终于到达武当山脚下。群山巍峨,我根本无法仰望到心中的圣殿。在兴奋与焦灼之际,一名导游小姐过来搭讪。当得知我们当天必须返回山下时,导游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建议——索道上山步行下山。我们想,对匆匆过客来说,这应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尽管这对我的梦想有亵渎之嫌,但这是团队的集体选择。

  坐在索道车里,群山渐次被抛在脚下,我有青云直上的飘飘然。刹那间,一个衣衫朴素的独行者飘入我的脑海。那不是两千多年前身着宽袖长袍、手拄树棍、艰难攀爬的尹喜吗?

  两千多年前,函谷关关令尹喜厌倦了官场游戏。经常脱岗的尹喜,在终南山结草为庐,终日观星望天。一日忽见紫气东来,他预感必有圣人经过此关。果然不久,一老者骑青牛而至,原来是老子西游入秦。尹喜向老子执弟子礼,请其讲经著书方放其过关。于是,一部影响华夏两千多年的巨著《道德经》横空出世。

  折服于老子的思想,尹喜毅然辞官,从此踏上漫漫问道的求索之路。

  沿着大巴山山系的万千沟壑,尹喜要寻找一个远离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求仙归隐之地,以避开当时统治者的视线。函谷关周边纵然有不少名山,但那些都不是他的精神家园。

  离开函谷关,尹喜沿东南而行,消失在茫茫林海。一天,历尽艰辛的尹喜终于寻找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修道之地——武当山。来到被后人称为“隐仙岩”的山下后,尹喜在此安顿下来。从此,尹喜成为武当山有记载以来的第一位修道者。

  当我随着文始真人尹喜穿越在两千多年前的浩瀚林海时,一声“到了”的催促,冷不丁把我拽回到阳光灿烂的仙境。明亮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下意识地手搭凉棚,像孙行者般环视。哇,群山就在脚下,大有腾云驾雾的快感!

  “到了?”半梦半醒的我闷声问道。

  “早着呢,那才是金顶!”顺着导游手指的方向,只见一奇绝山峰气度不凡地屹立在仰止之处。

  导游兜头一盆冷水,令我清醒了许多。沿着陡峭的神道,一行人手脚并用向金顶攀爬。一口气登上金顶,气喘吁吁的我们极目远眺,这时才真正领悟到什么是“一览众山小”的意境。

  举目环视,四周群山微微向天柱峰倾斜。伫立金顶,你才能真正领略四方来朝的惬意与超然。此刻,那种至高无上的感觉便油然而生。忽然觉得脚底虎虎生风,飞升仿佛就在一刹那。

  天在头上,我在天下。低头俯瞰,红尘世界在脚下。看芸芸朝觐者,在刀削般的神道上一步一喘一仰头,我想,当年的尹喜在无路处披荆斩棘是何等艰辛。一路走来,我没有搜寻到身怀绝技的侠影仙踪,也没有捕捉到出神入化的刀光剑影。耳闻的是修道者吟诵的经文,目睹的是白发苍苍的朝圣者坚定前行。

  清净无为的道家教义,颠覆了我这个凡夫俗子幼稚的臆想。取巧登顶的我,此刻羞愧难当,只想一路狂奔,尽快消失在山下的茫茫人海之中。

  在迈下最后一个石阶时,我感到已用尽了一生的力气。如果不是同伴的喝彩,我一定会顺势坐地不起。因为,在离天最近的地方,我不能羽化成仙;此刻,我只能匍匐在武当山的脚下,以叩谢太上老君不罪之恩,逐我进滚滚红尘。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