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7年12月07日 星期 > 8版-楚天汉水 > 正文
 [字号   ]   
素色时光

  王吴军

    晨起散步,看到院子里的几株菊花竟然已经绽开了花蕾,像是记着以往的约定,前来赴约。这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过去在乡下老家的生活情景。那时,每到这个时节,篱下的菊花也会如约绽放,总能让我愉悦地微笑。现在,我虽然早已离开了老家,可是在老家生活的那段时光,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像一缕和煦的微风,轻柔地拂过脑海。

  秋天即将来临时,乡下老家的河边灌木丛里的玉簪花就该开了。以前我并不知道那花叫玉簪花,我们老家都叫它老白花,这花在秋天的时候开得最好,一大片白莹莹的花绽开在河边,和清澈的河水相互映衬着,仿佛是临水照花的素雅女子,美丽动人。后来,我在古诗中读到这样的诗句:“妆成试照池边影,只恐搔头落水中。”“嫦娥云髻玉簪斜,落地飘然化作花。犹带九天仙子气,清香冉冉透窗纱。”“六片尖尖抱雪魂,秋风有待月移痕。”这才知道,原来老家称为老白花的,叫玉簪花。“飘纱烛影玉簪碎,是雪是雨还是泪”,看到这两句,我才知道原来这玉簪花竟然寄托着刻骨铭心的离情别绪。年少的时候,我那么多次在老家那开着玉簪花的河边走过,却并不知道玉簪花的花名和含义。也许是那时我年纪还小的缘故,也许是年少的我还不懂得什么是离别和思念的滋味吧。

  在这个秋意浓郁的午后,独坐窗前的我忽然那么想去找找玉簪花,不知道美丽的玉簪花是否还和昔日一样风姿绰约。这一刻,我心里无比宁静,宁静得能够让许多往事像一首老歌一样轻轻响起来,这也许是在秋日里常有的那种淡淡感伤的情绪使然吧。

  也许,在感伤的情绪里是不适宜读李商隐的诗的,可是又一想,有谁能像这位大诗人一样,把人的别离和思念之情吟诵得那么深刻那么透彻那么动人心弦呢?是李商隐。这样想着,我的心里竟然涌起了一丝暖意。

  李商隐一生坎坷,在浩如烟海的唐朝诗人中独领风骚。“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我曾认为,读李商隐的诗,会读冷了红尘里的朝云晚雨,读瘦了冰雪中的鲜艳红梅。

  然而,我在秋天读李商隐的诗,让我把手中的一盏凉茶读热了,心也随着秋意袅袅地飘到了牵挂着的那个地方。

  李商隐是我老乡,我喜欢读他在故乡写下的诗,因为李商隐在故乡写的 “矮堕绿云髻,欹危红玉簪”的诗,使得故乡留在我记忆中的,除了许多难以忘怀的人和事之外,还多了那一朵朵玉簪花,于是,每当梦回故乡,色彩也是一片明朗,这里有初春时节的桃花和杏花,有河畔的蒲公英和紫花地丁,有秋天里一片片柔软如云絮的芦花,还有在瑟瑟秋风中盛开的玉簪花。故乡的秋天之所以那么美,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无数美丽的事物。

  在我的记忆中,一到秋天,乡下老家家家户户都非常忙碌,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要下地去参加秋收,收回来的高粱、玉米和大豆都要赶紧晒干,不然,连绵的秋雨一来,这些东西就很容易发霉、生芽,那可就是惨重的损失了,那是一个家庭在漫长而寒冷的冬季里养家糊口的饭食啊!生活就是如此,在收获的甘甜里伴随着一点点的苦涩,每一点苦涩里也有着收获的甘甜,这就是生活的滋味。年少的我在父母那里知道了这些事情,所以,我在年少时就学会了很多的农活,我还学会了在秋天的夜晚仔细观察夜空的变化,然后对照一下农家代代相传的和天气有关的谚语,揣摩着明天是阳光明媚还是阴雨霏霏。

  我记得年少的我在乡下老家的时候,每到秋天的傍晚,最喜欢跟哥哥一起去河边摸虾。秋风一起,虾就聚集在河水靠岸的地方。傍晚,在我家屋后的小河边,我和哥哥带着小水桶,脱了鞋子,挽起裤腿,能摸到很多虾。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其实并不是一味地想摸到很多的虾,我似乎更迷恋那一段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光。夕阳静静地洒落下来,村里的炊烟袅袅升起,偶尔会响起几声犬吠和山羊的叫声,还有谁家的母亲在呼唤自己孩子的声音,这时,我跟在哥哥身边,在浅浅的河水里看着小鱼在眼前悄然游过,那是我离那些弱小的生命最近的时候。只有在这个时候,我和哥哥才会暂时忘记农家生活的寂寞和下地干农活的劳累,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我和哥哥才能享受农村孩子独有的生活乐趣。

  现在,在我的乡下老家,野生的虾和鱼都已经难以见到了,也没有人在傍晚的时候去摸虾了。然而,我总是忘不了那时和哥哥在一起摸虾的情景,那是一段虽然艰苦却别有乐趣的素色时光。

  世事变迁,沧海桑田,昔日的许多人和事已经成为过去。这样想着,不禁让我在流逝的时光里感到了莫名的落寞。

上一版  下一版 【打印】【关闭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