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7年12月07日 星期 > 8版-楚天汉水 > 正文
 [字号   ]   
徐妈的故事

  贾斯炜

    徐大哥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出生在郧阳汉江以北的一个偏远乡镇的小山村。这个村庄人家不多,一个人平均五六分山地,没有水田。因为土地少,没有人养狗,养猪的也特别少。因山大坡多,养鸡可以不用喂粮食,因此家家户户都养鸡。

  徐大哥的父母徐爹徐妈一口气生下了八个孩子,孩子们的年龄相差不多,个个张口要吃饭,天冷要穿衣,加上徐爹徐妈再苦再累都要让孩子们读书,日子自然过得格外艰难。

  那时候因为山上的鸡多,黄鼠狼也特别多,它们隔三差五到村里叼鸡。这年,眼看学校要开学了,孩子们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夏天又是黄鼠狼特别多的时候,徐爹徐妈商量,把不下蛋的老母鸡逮几只上街卖,给孩子们凑点儿学费。

  这天凌晨,徐爹徐妈带上四只老母鸡、头天中午烧的两个红薯和一壶水,趁着月光上路了。

  徐妈是第一次上街,路上很是兴奋了一阵子,开始跑得比徐爹还快,但走到二三十里的时候,徐妈的脚步就慢了下来。两口子中午十二点多才到了镇上。他们找了个宽一点的路边休息,徐妈累得瘫坐在地上。徐爹取下腰上的水壶,打开盖子,让徐妈喝了几口水,又剥了一个烧红薯给徐妈吃。徐妈吃着吃着,忽然一惊:“咋好像是一个红薯都给我吃了?”

  “不是有两个吗?”

  “回去的路上没东西吃咋办?”

  “鸡卖了到国营饭店买个馍。你睡你的吧!不操心。”

  “那你把那个可要吃了噢!”

  “知道,知道,放心睡你的吧!”

  “那我就先眯一会儿,你把那个可要吃了……”徐妈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当天下午,四只鸡全都卖出去了,价钱也卖得不错,加上家里的两块钱,孩子们的报名费凑够了,徐爹盘算着。

  太阳偏西时,两口子开始返程。晚上十点多,月亮出来老高的时候,徐妈实在是走不动了,两口子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徐爹伸开双腿让徐妈枕着,打开水壶,让徐妈喝了几口水,然后剥起了烧红薯。

  “咋搞的,你中午咋没有吃红薯?”

  “你中午睡着的时候,有个人给我了一个馍馍。”

  “镇上的人真好,真大方……”徐妈刚咬了一口红薯,还没有来得及咽时,觉得有动静,一看,吓了一跳:一只瘦弱的小狗正眼巴巴地望着她手里的红薯。徐爹向瘦狗喝道:“滚!”

  徐妈把还没有来得及咽的一口红薯吐在手心,伸到狗嘴前:“吃吧!”说着坐起来,又把徐爹手上的红薯掰了一块喂它。这狗特别懂事,吃了这两口红薯后,就乖乖地卧在了徐妈的腿边。

  眼看月亮就要偏西了,两口子站起来就走,这瘦狗也跟着他们,无论两口子怎么赶,它都跟着。徐爹见状,就跟徐妈说:“就让它跟我们回去算了吧。”

  “跟我们回去了吃你的肉?多一个人,不是,是多一个狗,可是添一张嘴的事儿呀!”

  “那你说咋搞?”

  突然,嘘嘘声从后面传来,瘦狗嗖地转身扑了上去。趁着月光看过去,只见瘦狗在和一条蛇搏斗。徐妈吓得瘫倒在地,徐爹扶着徐妈安慰道:“没事儿,没事儿的……”不一会儿,瘦狗叼着蛇,摇着尾巴来到徐爹徐妈跟前。确认蛇已经死了,徐爹把死蛇系在腰间,两口子和狗一起往家赶。

  回到家,天已经大亮了。徐妈一看,瘦狗的一条腿还在向外渗血。徐爹吩咐徐大哥揉了一大把丝瓜叶,敷在瘦狗的伤口上。徐妈摘了些丝瓜,煮了一大锅蛇肉。

  这天中午,瘦狗享受的是徐家贵宾的待遇,吃到了最多的蛇肉。从此,它就成了徐家的一员,虽然瘸了一条腿,但行动还是很敏捷。

  一天,对面看山的喊道:“徐老大,徐老大,黄鼠狼抓鸡了……”

  瘦狗冲上后山,不一会儿工夫,就追上了黄鼠狼,黄鼠狼吓跑了,瘦狗把黄鼠狼咬死的鸡衔了回来。

  徐爹把鸡洗干净,徐妈到菜园子里收拾了半篮子菜,和鸡肉一起煮了一大锅。她在锅台边摆上了十二个大碗,两个鸡大腿分别盛在两个碗里,这两个碗里还另外各有一块鸡肉,其他十个碗里面几乎是同样大小的一块鸡肉。肉分完了,她把两只盛鸡大腿的碗端起来放到一边,剩下的十只碗都盛满菜。两只装鸡大腿的碗分给徐爹一碗、瘦狗一碗,其他十碗大家随便端。

  很快,瘦狗康复了。此后,只要是这面坡上的鸡被黄鼠狼抓走了,瘦狗必定会把鸡从黄鼠狼嘴里面夺回来,有时还能夺个活的回来。夺回来的鸡要是死了,徐妈大多是像头一回那样分配。慢慢地,兄弟姊妹八个发现了徐妈分鸡肉的规律:一般情况下,徐爹和瘦狗享受鸡大腿和两块鸡肉,此外,谁这阵子考试成绩好,谁这阵子做了好事,谁这阵子病了,会得到除鸡大腿以外的那另外一块鸡肉。还有,那另外两块鸡肉只有在没有邻居串门儿、没有客人上门时才能分配给自家孩子,否则那两块鸡肉就是邻居的、客人的。

  后来,徐爹徐妈的八个孩子个个都至少读到了高中,徐家因此受到全县家有读书人的仰慕。

  改革开放不久,瘦狗在到徐家的第二十三个年头时寿终正寝,徐家一大家人都哭了,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安葬了瘦狗。

  徐大大学读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分配到了县直机关,后来当了官。徐二大学读的是养殖专业,分配在县里的农科所。徐六大学读的是农副产品加工专业,毕业后在山东一家农副产品加工企业从事技术开发。徐七大学读的酒店管理,毕业后在本市最大的酒店搞管理。其他四个后来有从政的,有经商的,有务农的,总之混得都还算有出息。后来国家鼓励领导干部下海,在徐大、徐二的带领下,徐六、徐七也都回到了生养自己的村庄。徐大在这里成立了个“文化发展公司”,经常带着各种人来这里记录、写生、试验、开会,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徐二在山的南坡散养起了鸡,北坡养起了黄鼠狼。徐六办起了特色农品加工厂。徐七开起了农家乐。其他四个兄弟姊妹也都陆续回到了这个山村。十几年下来,从徐大的“文化发展公司”拍卖出去的书画,一幅动辄就是几万、几十万甚至是几百万元,还出了几个有名的作家。这里的黄鼠狼皮肉远销世界四十多个国家,无公害活鸡及其制品也是供不应求。昔日的农家乐成了星级宾馆。

  在徐爹徐妈的提议下,徐家成立了“徐氏慈善基金”,去年资助大学生一百多个。

上一版  下一版 【打印】【关闭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