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数字报首页 > 2019年08月13  星期 > a7版-悦读综合 > 正文
 [字号   ]   
我家交通工具变奏曲

李秀峰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在举国上下喜迎新中国70华诞的日子里,这首经典歌曲再次唱响神州大地乃至海外有华人的地方。我的父亲是乡村教师,吹拉弹唱样样能行。我是听着这样的歌曲从一个山里娃成长为一个中学语文教师的。如今,父亲已经退休多年,我也年近半百,全家定居在家乡的小县城里,日子越来越好,但昔日的艰苦生活总在提醒着我:人,不能忘本;人,要懂得感恩。我想说说我家交通工具更新换代的那些事,来感恩国家的繁荣、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

难忘小时候,我穿着千层底布鞋上学、放学。19岁参加工作,我骑着父亲用80元钱买来的一辆不知经历过几次倒手的 “剑鱼”牌自行车,载着行囊去上班;1996年冬天,24岁的我骑着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载着妻子走进婚姻殿堂,简单的婚礼让我至今对妻子很愧疚;2004年冬天,我赶了个时髦,买了一辆崭新的“银钢”牌摩托车,交通条件虽然有所改善,但是仍然有许多不便。

2006年秋天,我骑着这辆摩托车到离家约100公里之外的位于郧西县上津古镇的郧西县二中任教。次年,妻子也调动到上津镇任教,儿子也转学来了。只是,双方的老人还住在乡村里。离家的路途有多遥远,思乡的溪水就有多长;望乡的目光越滚烫,还乡的翅膀就越想飞翔;还乡的行囊越单薄,游子的心就越沉重,回乡的脚步就越彷徨……那几年,冬月腊月,我最怕回乡。因为如果坐客车回家我怕晕车,骑摩托车捎带妻儿回家吧,我又怕他们受不了寒风和长途颠簸。还记得2008年放寒假后,冰天雪地,交通中断,年关将近,迫不得已,我只得骑摩托车绕道县城回家。途中走走停停,花了五六个小时到县城时天色已晚,在县城住宿一晚,次日又骑了四五个小时才回到老家……唉,途中的艰辛至今难忘。不过我比那些身在远方、归心似箭、一票难求的游子好一些,毕竟还乡路途不是很远。

寒冬腊月,怕回家乡;年年岁尾,总会回乡!带上妻儿,背起行囊,风尘仆仆,赶回家乡。老妈做的布鞋、黄酒和荷包蛋总在召唤;岳母准备的何首乌、老母鸡和手擀面总在召唤;大伯、姨夫、姑父、舅舅等亲热的乡音总在召唤……回乡的行程越来越近,游子却越来越胆怯。但我总会还乡——或是乘坐客车,或是骑摩托车;有时是在炊烟袅袅的早晨回家,有时是在阳光灿烂的午后……

我常和妻子说,咱家要是能买辆汽车就好了。我们开始特意过着比较节俭的生活,工资年年涨,积蓄也越来越多。老家有句俗话“不经苦中苦,难得人上人”。只要坚持奋斗,好日子总会到来。2015年夏天,我们买了一辆越野车,从此被交通工具困扰的日子成为历史。那年秋天,我和弟弟轮流驾驶着这辆车送我的儿子去武汉大学报到,我的老父亲也高高兴兴地随行。从那时开始,旅游黄金周或者周末自驾游时,我总会带上家人;县作家协会经常组织采风活动,我开车时也会带上文友。有了私家车,路途中再也不用遭受风吹雨打、日头暴晒……

2018年夏天,妻子也顺利拿到了驾驶证。空闲时间,我和妻子轮流开车到郧西县城周边的景点或者到古都西安、省城武汉……根据单位安排,下乡开展精准扶贫工作时,我也会驾车带上工作组的同事,有时也给贫困户捎带一些粮油之类的慰问品。目前,虽然小汽车已是寻常物,但有车的好处真的很多。

武汉至西安的高铁在郧西县城设有一站,2022年将建成通车。到那时,家乡人出行将更加便捷。在等待高铁开通的日子里,我想高歌一曲我改编的《大风歌》以抒怀:改革开放兮富城乡,精准扶贫兮奔小康,坐上高铁兮走四方!

本期推荐新闻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社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部:0719-8118988 技术部:0719-8616541 
推荐显示设置:1024像素*768像素